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其他

其他
公司部分股權被凍結,還能否進行增資擴股
時間:2019-04-28 | 地點: | 來源:公司法權威解讀

裁判要旨

公司股權被凍結期間進行增資擴股,必然使被凍結的股權權利內容產生變動,如股權凈資產估值、未分配的紅利、股息等因股權比例的降低而減少,其管理權、參與權、表決權價值也相應降低,導致股權價值的貶損。因此,股權被凍結后,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準了增資擴股的變更登記,該行為違法應予撤銷。

案情簡介

一、銅川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焦印丁的申請,于2015年4月14日作出(2015)銅中民保字第00006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凍結許道上持有的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5%的股權,該裁定已于當日送達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并要求該局予以協助。

二、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5年12月2日和2016年3月28日受理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變更登記申請并予以核準。

三、焦印丁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被告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5年12月2日和2016年3月28日對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變更登記行為。

四、本案經銅川市耀州區人民法院一審、銅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最終判決撤銷案涉的行政行為。

裁判要點

本案中法院認為,對被申請人的股權進行凍結,目的在于限制被申請人對申請標的的處分,保持申請標的的財產價值及權利狀態不受變動,使被申請人的償付債務能力不被減弱,防止該部分股權價值滅失或減損,確保勝訴后判決的順利執行。股權一經凍結,除禁止轉移被凍結股權的權屬或者對被凍結股權設定權利負擔,即禁止轉讓與質押外,被申請人因股權而具有的收取紅利、股息等財產收益權也將受到限制,具有的管理參與權,如影響股權估值,也不能繼續行使。此時進行增資擴股,必然使被凍結的股權權利內容產生變動,如股權凈資產估值、未分配的紅利、股息等因股權比例的降低而減少,其管理權、參與權、表決權價值也相應降低,導致股權價值的貶損。因此,股權被凍結后,權利內容不能發生變動為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權的應有之意。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受理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辦更登記申請并予以核準,違反了其協助人民法院凍結許道上在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股權的義務,其增資擴股變更行政行為違法。

實務經驗總結

一、關于公司股權被凍結后,公司還能否增資擴股的問題,本書作者認為結論不應當一概而論,而必須結合增資擴股是否會導致股權價值減損、進而是否會影響申請執行人的債權實現進行判斷,并在保證申請人的正當利益和股東的合法股東權利、公司的正常經營發展等價值取向中達到利益平衡。本書作者認為,本案中法院關于“股權一經凍結,被申請人因股權而具有的收取紅利、股息等財產收益權也將受到限制,具有的管理參與權,如影響股權估值,也不能繼續行使”的觀點有待商榷,股權凍結的效力應僅限于法律和司法解釋的明文規定,如“公司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股息或紅利”、“未經人民法院許可,不得轉讓,不得設定質押或者其他權利負擔”、“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不予辦理該股東的變更登記、該股東向公司其他股東轉讓股權被凍結部分的公司章程備案,以及被凍結部分股權的出質登記”等,本案中法院認為股權被凍結時“具有的管理參與權,如影響股權估值,也不能繼續行使”的觀點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

二、盡管最高人民法院就這一問題上在個案中有批復意見,認為股權凍結就不應辦理增資擴股的工商登記。但是,該案的特殊情況是,案涉股權系在一個股權確認糾紛案件中(訴訟請求是確認公司80%的股權)被凍結。并且,最高法院的答復屬于具體個案的請示答復,其法律拘束力僅限于個案本身,而不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在其他案件中法官不能將上述答復直接作為裁判依據。

三、考慮增資擴股的具體情況,如增資股東系溢價增資等情況的,被凍結股權的價值可能不會因增資行為而減損,因此本書作者認為在該等情況下應肯定增資行為的合法性。

四、即使持有“在人民法院對股權予以凍結的情況下,公司登記機關不得為公司或其他股東辦理增資擴股變更登記”,該結論也僅僅是針對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的變更登記行為。但考慮到工商登記僅是宣示性登記,而非設權性登記,因此即使公司登記機關不得為公司或其他股東辦理增資擴股變更登記,也不必然否定民事上增資擴股協議的效力及增資擴股行為的效力。本書作者認為,分析該等協議或行為的效力,還應當具體依據“內外有別、分別對待”的原則,并評判是否實質上損害申請執行人的合法利益。

五、對于申請執行人而言,為避免股權凍結后公司又增資擴股的法律風險,可以考慮與執行法院溝通,在協助執行書中明確“不得以任何形式減少、變更被執行人的出資比例和股權份額”,或者也可以考慮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提起行為保全而非財產保全的方式解決這一問題。

六、對于被申請執行人或公司而言,如股權被凍結后有增資擴股的需求,應盡量保證征得申請執行人的同意,或者在不因增資擴股導致被凍結股權價值減損、損害申請執行人利益的前提下,與法院進行溝通,請求法院暫時解除對股權的凍結措施。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
53.對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凍結措施。
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應當通知有關企業不得辦理被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轉移手續,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股息或紅利。被凍結的投資權益或股權,被執行人不得自行轉讓。
 
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關于加強信息合作規范執行與協助執行的通知》 
12. 股權、其他投資權益被凍結的,未經人民法院許可,不得轉讓,不得設定質押或者其他權利負擔。
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股權被凍結期間,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不予辦理該股東的變更登記、該股東向公司其他股東轉讓股權被凍結部分的公司章程備案,以及被凍結部分股權的出質登記。
 
《最高法院于2013年11月14日以(2013)執他字第12號函向山東省高級法院答復》
原則上同意你院審判委員會意見。在人民法院對股權予以凍結的情況下,公司登記機關不得為公司或其他股東辦理增資擴股變更登記。本案在按判決執行股權時,應向利害關系人釋明,作為案外人的其他股東可以提出執行異議,對異議裁定不服,可以提起異議之訴,要注意從程序上對案外人給予必要的救濟。
(特別注明:最高法院上述答復屬于具體個案的請示答復,其法律拘束力僅限于個案本身,不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

法院判決

關于上訴人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注冊資本變更登記行為是否違反法律規定,構成對本院凍結許道上股權協助義務的違反的問題。在訴前保全中,依照申請人的申請,對被申請人的股權進行凍結,目的在于限制被申請人對申請標的的處分,保持申請標的的財產價值及權利狀態不受變動,使被申請人的償付債務能力不被減弱,防止該部分股權價值滅失或減損,確保勝訴后判決的順利執行。股權一經凍結,除禁止轉移被凍結股權的權屬或者對被凍結股權設定權利負擔,即禁止轉讓與質押外,被申請人因股權而具有的收取紅利、股息等財產收益權也將受到限制,具有的管理參與權,如影響股權估值,也不能繼續行使。此時進行增資擴股,必然使被凍結的股權權利內容產生變動,如股權凈資產估值、未分配的紅利、股息等因股權比例的降低而減少,其管理權、參與權、表決權價值也相應降低,導致股權價值的貶損。因此,股權被凍結后,權利內容不能發生變動為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權的應有之意。本案中,本院在2015年4月14日作出(2015)銅中民保字第00006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凍結許道上持有的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5%的股權,該裁定已于當日送達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并要求該局予以協助。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卻于2015年12月2日和2016年3月28日受理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辦更登記申請并予以核準,違反了其協助人民法院凍結許道上在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股權的義務,其增資擴股變更行政行為違法。

案件來源

銅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人銅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銅川聲威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與被上訴人焦印丁工商行政登記糾紛一案行政判決書[(2017)陜02行終13號]

延伸閱讀

1、最高法院在對一個司法案件的批復中認為,在人民法院對股權予以凍結的情況下,公司登記機關不得為公司或其他股東辦理增資擴股變更登記。但值得注意的是,該案的特殊情況是,案涉股權系在一個股權確認糾紛案件中(訴訟請求是確認公司80%的股權)被凍結。并且,最高法上述答復屬于具體個案的請示答復,其法律拘束力僅限于個案本身,而不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在其他案件中法官不能將上述答復直接作為裁判依據。

天漢投資公司訴海城水務公司、京南瑞琪公司股權確認糾紛,濟南市中級法院一審審理期間,于2009年2月12日凍結京南瑞琪公司所持有海城水務公司100%股權,凍結期限至2012年1月4日。一審判決后,天漢投資公司不服而上訴,又由山東省高級法院于2011年8月3日作出(2011)魯商終字第115號終審判決:確認天漢投資公司持有海城水務公司80%的股權。

判決生效后,天漢投資公司向濟南市中級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濟南市中級法院立案執行后,在威海市工商局辦理變更登記時得知,在該案二審審理期間,威海工商局未事先告知執行法院更未取得執行法院許可,已根據海城水務公司的申請,于2011年4月22日為其辦理新增股東京澄公司及增加注冊資本的登記手續,自此,海城水務公司股東變更為京南瑞琪公司、京澄公司,京澄公司注資600萬元,海城水務公司注冊資本由原500萬元增至1100萬元人民幣。

得知以上情況后,濟南市中級法院向威海工商局送達《協助執行通知書》:執行法院已將股權凍結,你局未經法院許可辦理股權變動,屬妨礙訴訟,應予撤銷,請將海城水務公司的股權登記恢復至凍結前狀態,并按山東省高級法院民事判決確認天漢投資公司持有海城水務公司80%的股權。

威海工商局函復濟南市中級法院:訴訟期間,海城水務公司于2011年4月22日將注冊資本變更為1100萬元人民幣,原400萬元出資額對應的出資比例由原來的80%降至36.36%,山東省高級法院民事判決已無法執行。另,經逐級向國家工商總局請示,威海工商局在協助凍結股權期間增加公司注冊資本的變更登記并無不妥。

【工商總局答復】
內蒙古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
你局《關于未被凍結股權的股東能否增加出資額、公司增加注冊資本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凍結某股東在公司的股權,并不構成對公司和其他股東增資擴股等權利的限制。
公司登記法律法規、民事執行相關法律法規對部分凍結股權的公司,其他股東增加出資額、公司增加注冊資本沒有禁止性規定。
因此,在法無禁止規定的前提下,公司登記機關應當依申請受理并核準未被凍結股權的股東增加出資額、公司增加注冊資本的變更登記。

濟南市中級法院因而向山東省高級法院請示,山東省高級法院經審判委員會討論,向最高法院請示:對于股權確認糾紛,工商部門能否在法院凍結股權的情況下辦理增加股東及增加出資。

【最高法院批復】

最高法院于2013年11月14日以(2013)執他字第12號函向山東省高級法院答復:

原則上同意你院審判委員會意見。在人民法院對股權予以凍結的情況下,公司登記機關不得為公司或其他股東辦理增資擴股變更登記。本案在按判決執行股權時,應向利害關系人釋明,作為案外人的其他股東可以提出執行異議,對異議裁定不服,可以提起異議之訴,要注意從程序上對案外人給予必要的救濟。

2、如協助執行通知書中明確“不得以任何形式減少、變更被執行人的出資比例和股權份額”,則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不得再為公司辦理增資擴股的變更登記。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杭州久大置業有限公司與淳安縣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許可二審行政判決書[(2015)浙杭行終字第318號]認為:“本案中,安徽省黃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凍結久大置業公司股東朱某所持股權,并在協助執行通知書中明確不得以任何形式減少、變更朱某的出資比例和股權份額;杭州市拱墅區人民法院也已凍結董某等3股東所持股權,并在協助執行通知書中明確限制其轉讓、抵押、質押及變更股權比例等處置行為。若淳安縣工商局按照久大置業公司的申請作出予以許可的決定,勢必將變更案涉股東的股權比例,將直接與人民法院的協助執行通知書相違背,因此淳安縣工商局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作出被訴不予許可決定,認定事實清楚。法律適用上,對于在股權凍結期間,工商機關能否辦理增資擴股并無明確的法律規定,但案涉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關于加強信息合作規范執行與協助執行的通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濟南迅華傳媒廣告有限公司與威海海澄水務有限公司股權確認糾紛案中涉及法律問題的請示答復》對此問題有明確意見,淳安縣工商局遵循上述意見,作出不予許可決定并無不當。同時,淳安縣工商局作出的不予許可決定并不涉及有關市場主體登記的前置性行政許可等問題,因此淳安縣工商局在不予許可決定中闡明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的通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復不屬于法律適用錯誤,原審法院對此認定錯誤,依法應予以糾正。”

3、公司股權被凍結后,公司可“以正在進行增資擴股,股權凍結影響公司正常運作為”由,申請解除對股權的凍結,人民法院可予同意。

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熊英杰、林芳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2016)贛10民終286號之一]認為:“院在審理上訴人熊英杰、林芳與被上訴人周斌以及原審被告梁世平、江西省博泰汽車配件有限公司(簡稱博泰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案外人撫州恒力建材有限公司以正在進行增資擴股,股權凍結影響公司正常運作為由,申請解除對上訴人熊英杰所持有撫州恒力建材有限公司股權的凍結。案外人熊英南提供銀行存款200萬元作為擔保。本院作出(2016)贛10民終286號民事裁定,解除對上訴人熊英杰所持有撫州恒力建材有限公司股權的凍結。現案外人撫州恒力建材有限公司增資擴股已經完成,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四項的規定,裁定如下:凍結熊英杰所持有撫州恒力建材有限公司10%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