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其他

其他
最高法院:公司為逃避債務向關聯公司轉移資產,債權人可否要求關聯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時間:2019-04-22 | 地點: | 來源:公司法權威解讀

  裁判要旨

《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違反前款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參照該規定,如公司為逃避債務,向與其存在關聯關系的公司轉移資產,則該關聯公司應在其關聯交易的范圍內向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案情簡介

一、 羅蘭德公司(實際控制人為于敬軒、樊迎朝)與香港國際(實際控制人為樊迎朝)設立紫云山莊公司。

二、2004年一拖集團為建業公司的1.5億貸款提供擔保,羅蘭德公司提供反擔保。一拖集團如約履行了擔保責任,但直至2007年,羅蘭德公司仍有93,138,320元反擔保責任未履行。

三、2005年1月,羅蘭德公司與香港國際將其持有的紫云山莊公司的全部股權轉讓給于敬軒,使其成為紫云山莊公司的唯一股東。

四、2005年3月至2006年11月,羅蘭德公司將7塊土地的使用權轉讓給紫云山莊公司,但紫云山莊公司不能提供相關銀行付款憑證證明其已付款。

五、一拖集團認為上述羅蘭德公司將土地使用權轉讓給紫云山莊公司的行為,構成關聯公司間的不當交易,系羅蘭德公司為逃避債務而轉移公司資產。一拖集團遂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羅蘭德公司和紫云山莊公司連帶償還93,138,320元。本案歷經洛陽中院一審、河南高院二審、最高法院再審,最終判令羅蘭德公司償還一拖集團公司9313.832萬元,紫云山莊公司在其虛構已付但實際并未支付的款項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要點

本案系公司的股東利用與關聯公司的不當交易,轉移公司資產,逃避債務進而引發的爭議。爭議的焦點在于案涉交易是否構成不當關聯交易,以及紫云山莊公司是否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首先,關于關聯交易的認定。自紫云山莊公司成立起,至2005年1月羅蘭德公司和香港國際公司將紫云山莊公司股權轉讓給于敬軒之前,羅蘭德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樊迎朝、于敬軒,紫云山莊公司為樊迎朝、于敬軒通過羅蘭德公司和香港國際公司間接控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四項關于“關聯關系,是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的規定。在案涉土地使用權轉讓期間內,紫云山莊公司與羅蘭德公司之間具有關聯關系,案涉土地使用權轉讓為關聯交易。

其次,關于案涉關聯交易是否存在不當的問題。紫云山莊公司提供的相關,填寫不規范,缺少項目,并無其他銀行付款憑證,應視為舉證不能,紫云山莊公司不能證明其實際向羅蘭德公司支付了轉讓土地使用權價款。上述事實表明,案涉土地使用權交易構成不當關聯交易,損害了羅蘭德公司的利益,并且在羅蘭德公司不能履行到期債務的情況下,也損害了該公司債權人一拖集團公司的合法權益。

最后,關于紫云山莊公司應否承擔賠償責任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關于“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以及該法第十三條關于“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的規定,紫云山莊公司應當在前述其虛構已付但實際并未支付的款項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

實務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一、債務人為逃避債務極有可能出現轉移財產行為,并且其手段極為隱蔽。特別是公司股東利用不當關聯交易,轉移公司財產的行為更是不易發現。對此,債權人應當通過抵押、質押、財產保全等方式確保債權的實現,密切關注公司的財產變化情況。

二、當利用不當關聯交易逃避債務的情況發生之后,債權人如何證明不當關聯交易,使對方承擔連帶責任就是取得訴訟勝利的關鍵。不當交易過程中通?;崳痹旖灰孜募?,欠缺支付對價的憑證,因此債權人應當要求對方提供相關交易真實性的證明,如果債務人無法提供證據、或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交易的真實性則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

三、第三人不要幫助債務人轉移財產、逃避債務,否則很可能被法院認定為對債權人的共同侵權行為,需就其幫助轉移財產的部分向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

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
第二十一條 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
違反前款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第二百一十六條 本法下列用語的含義:……(四)關聯關系,是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但是,國家控股的企業之間不僅因為同受國家控股而具有關聯關系。

《侵權責任法》
第八條   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第十三條 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關于案涉土地使用權轉讓是否為關聯交易的問題。自紫云山莊公司成立起,至2005年1月羅蘭德公司和香港國際公司將紫云山莊公司股權轉讓給于敬軒之前,羅蘭德公司被樊迎朝、于敬軒通過香港德奧投資有限公司間接控制,紫云山莊公司為樊迎朝、于敬軒通過羅蘭德公司和香港國際公司間接控制。此后,至2007年7月20日廣東省增城市新塘管委會同意延期辦理紫云山莊公司股權變更手續之前,羅蘭德公司仍處于于敬軒、樊迎朝間接控制之下,紫云山莊公司則為于敬軒所控制。紫云山莊公司主張1992年的香港律師說明書不能證明2005年到2006年香港德奧投資有限公司的董事仍然是樊迎朝和于敬軒,但并無證據予以反證。

此外,2006年1月24日,樊迎朝與于敬軒簽署《約定》,約定雙方在處理羅蘭德公司資產時必須與紫云山莊公司項下資產捆綁共同整體轉讓。在2006年9月至2007年3月期間,羅蘭德公司與紫云山莊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于敬軒。而本案實際履行的土地轉讓協議訂立于2006年5月30日,有關發票具于2007年3月至2007年6月期間。

上述事實表明,在案涉土地使用權轉讓期間內,紫云山莊公司與羅蘭德公司存在共同被控制的關系,其相互之間的交易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四項關于“關聯關系,是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的規定,原審法院認定羅蘭德公司和紫云山莊公司之間具有關聯關系,案涉土地使用權轉讓為關聯交易并無不妥。

關于案涉關聯交易是否存有不當的問題。本案實際履行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協議約定:在紫云山莊公司回購信達公司對羅蘭德公司債權的前提下,轉讓總價為7200萬元,另外征地所欠南安村的征地款37292100元由紫云山莊公司承擔,雙方簽字蓋章生效后紫云山莊公司向羅蘭德公司支付100萬元履約定金,雙方在政府部門全部手續辦妥,紫云山莊公司領到國土證后,即將余款7100萬元一次性付清。關于支付轉讓價款的實際履約情況,雙方當事人對二審法院認定的紫云山莊公司向一拖集團公司支付的700萬元、向羅蘭德公司支付的3316525.93元和南安村征地款37292100元并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由于雙方明確約定在紫云山莊公司回購有關債權的前提下,轉讓總價為人民幣7200萬元整,故對紫云山莊公司關于該回購價款5500萬元應當沖抵尚未支付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價款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紫云山莊公司主張其代羅蘭德公司償付的其他債務應沖抵土地使用權轉讓價款,但并無相關證據證明,本院不予支持。該協議的補充協議中約定增加的價款系為調高容積率而約定,而羅蘭德公司并未負責落實調高容積率,亦未證明其補繳了土地使用權出讓款,故原審法院將該款項計入轉讓價款不妥,本院予以糾正。

綜上,紫云山莊公司還應當向羅蘭德公司支付土地使用權轉讓款61683474.07元(7200萬元應付轉讓價款減去紫云山莊公司已經支付的700萬元及3316525.93元)。對此,紫云山莊公司不能提供相關銀行憑證證明其已經付款。但羅蘭德公司向紫云山莊公司開具了金額高達三億余元的相關發票,雙方并簽署了內容為羅蘭德公司收到紫云山莊公司支付三億余元土地使用權轉讓款的確認書,虛構紫云山莊公司已經全部履行付款義務的事實。上述事實表明,案涉土地使用權交易構成不當關聯交易,損害了羅蘭德公司的利益,并且在羅蘭德公司不能履行到期債務的情況下,也損害了該公司債權人一拖集團公司的合法權益。

關于紫云山莊公司應否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關于“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以及該法第十三條關于“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的規定,紫云山莊公司應當在前述其虛構已付但實際并未支付的款項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但對原審法院判決紫云山莊公司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而非承擔連帶責任,一拖集團公司未提出再審申請,本院予以維持。原審法院未依據在案證據查明案涉不當關聯交易造成的實際損害后果,而判決紫云山莊公司對一拖集團公司對羅蘭德公司的全部剩余債權承擔賠償責任事實依據欠充分,本院予以糾正。紫云山莊公司還主張一審法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一條判決其承擔賠償責任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對此,本院認為,本案所涉羅蘭德公司和紫云山莊公司之間共同被控制的關系屬于前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四項所定義的關聯關系,亦為實際控制人利用以損害羅蘭德公司利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僅以第二十一條規定利用關聯關系侵權的責任主體但未包括共同被控制的關聯公司的情況下,應參照適用該規定認定共同被控制的關聯公司的侵權責任。因此,原審法院依據對案涉不當關聯交易的依法認定,參照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認定紫云山莊公司應當承擔相應侵權賠償責任并無不妥,本院予以維持。

案件來源

廣州紫云山莊房地產有限公司、中國一拖集團有限公司與廣州紫云山莊房地產有限公司、中國一拖集團有限公司等保證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提字第11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