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其他

其他
最高法院:怎么才能追加公司的股東為被執行人
時間:2019-04-20 | 地點: | 來源:法客帝國

裁判要旨:

 
追加案外人(公司股東)為被執行人應嚴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條規定,對可以申請追加符合條件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為被執行人外,執行程序中原則上不能以公司和其股東之間出現財產混同或人格混同為由追加其股東為被執行人。
 
案情介紹:
 
一、董慶芳與孟麗娜、青龍滿族自治縣燕山冶金鑄造有限公司(下稱“青龍縣燕山冶金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唐山中院作出(2014)唐民再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判令:孟麗娜償還董慶芳借款910萬元及利息,青龍縣燕山冶金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河北高院作出(2014)冀民再終字第27號民事判決,對原判予以維持。
 
二、因債務人未履行債務,董慶芳向唐山中院申請執行,執行中,董慶芳申請增加深圳長城公司、青龍縣礦源公司、青龍縣燕山礦業公司三公司(以下總稱“三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唐山中院查明,深圳長城公司在唐山市成立“唐山財務部”目的是實現對其三個子公司——青龍縣燕山礦業公司、青龍縣礦源公司、青龍縣燕山冶金公司的資產控制及管理,資金流通使用的是財務人員個人銀行卡。唐山中院認為,深圳長城公司與其三子公司間已構成法人人格混同、財產混同、財務人員混同、經營業務混同,遂作出(2014)唐執追字第3號執行裁定(下稱“唐3號裁定”),追加三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并在910萬元及利息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董慶芳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三公司不服上述裁定,提出書面異議。唐山中院作出(2014)唐執異字第47號執行裁定(下稱“唐47號裁定”),駁回三公司的異議申請。
 
四、三公司仍不服,向河北高院申請復議。河北高院認為,案涉公司之間存在財產混同的情形,屬于規避執行行為,應追加股東為被執行人。遂河北高院作出(2015)冀執復字第12號執行裁定(下稱“冀12號裁定”),駁回了三公司的復議申請。
 
五、三公司不服河北高院裁定,向最高法院申訴,請求撤銷冀12號裁定,唐47號裁定及唐3號裁定。最高法院審理后,支持了三公司的申訴請求,裁定撤銷唐山中院和河北高院的上述裁定。
 
裁判要點及思路:
 
關于執行程序中能否以財產混同為由追加被執行人的問題。實踐中,追加案外人為被執行人應嚴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唯有符合法定適用情形的,執行法院才能裁定追加被執行人并對其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本案所涉企業法人財產混同不屬于司法解釋明確的可以追加為被執行人的法定情形,唐山中院、河北高院以此為由,援引非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法(2011)195號)為裁判依據,追加三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不當,應予糾正。
 
關于申請執行人實現債權的程序問題。執行程序中追加案外人為被執行人有嚴格的法定條件限制,無論本案情形是否屬財產混同或者法人人格混同,均不是追加被執行人的法定事由。債權人如認為被執行人與其他公司存在財產混同、法人人格混同的情形,可以另案提起訴訟,請求否定相關公司法人人格并承擔原本由被執行人承擔的債務。
 
故最高法院裁定,撤銷了河北高院和唐山中院關于支持本案追加股東為被執行人的裁定。
 
實務要點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我們總結該案的實務要點如下,以供實務參考。同時也提請當事人在以公司為被執行人時,需要判斷公司是否有人格、財產混同的情況,判斷是否能刺破公司面紗直接執行股東的財產。結合最高法院裁定文書及新規的適用情況,在執行實務中,應重點關注以下內容:
 
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不屬于司法解釋,不能作為認定被執行人與股東出現人格、財產混同而應追加股東為被執行人的裁判依據
 
本案中,最高法院論述唐山中院和河北高院裁判錯誤時,認為“本案所涉企業法人財產混同不屬于司法解釋明確的可以追加為被執行人的法定情形,唐山中院、河北高院以此為由,司法指導性文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法(2011)195號)為裁判依據,追加三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不當,應予糾正。”所以,當事人以及其代理律師在主張權利援引權利依據時,應該注意所援引法律依據的位階,盡量以法律、司法解釋和行政法規為立論依據。
 
二、債權人以被執行企業法人與其股東人格、財產混同為由,在執行程序中,申請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意圖刺破公司面紗,依據新規《執行變更、追加規定》應從以下三點著手:(更詳細的裁判觀點分析,請參看延伸閱讀部分)
 
新規《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簡稱“《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20條的適用條件應滿足三點:第一,被執行企業為一人有限公司;第二,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第三,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自己的財產。
 
關于本案最高法院認為“執行程序中追加案外人為被執行人有嚴格的法定條件限制,無論本案情形是否屬財產混同或者法人人格混同,均不是追加被執行人的法定事由”。據此,我們分析,本案與《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20條不同之處在于,新規強調的是“一人有限公司”本案并不滿足,且追加案外人為被執行人應嚴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唯有符合法定適用情形的,執行法院才能裁定追加被執行人并對其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所以,本案中最高法院最終沒有支持申請人申請追加被執行企業法人的股東為被執行人。
 
三、作為債務人或被執行人公司的股東,日常企業經營中需要注意區分自身財產和企業財產。因為根據《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20條的規定,公司債權人主張一人有限公司與股東之間出現人格、財產混同時,由股東承擔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自己的財產的舉證責任。